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貧民窟走出的“超級諾娃”:肩負使命的大慈善家

發布時間: 2019-03-23 04:45:05   來源:歐洲時報英國版 作者:申忻 編譯 瀏覽次數: 評論:0

沃佳諾娃和伴侶阿爾諾以及孩子們在一起。(圖片來源:Instagram截圖)

【歐洲時報申忻編譯】雖然娜塔莉亞·沃佳諾娃(Natalia Vodianova)的童年極其貧困,但是后來,她不僅成為這個地球上最成功的模特之一,而且還是一名肩負使命的大慈善家。

從俄羅斯小鎮走出 成為20年間最成功的模特之一

這是巴黎的一個寒冷的周五下午,不少人都很擔心娜塔莉亞·沃佳諾娃,因為她一直在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的陽臺上大膽地擺造型,而身上只穿了一件絲綢連衣裙和夾克。

“給她拿條毯子吧。”一個助理請求道。片刻后,一條巨大的綴著杯狀褶皺的米黃色窗簾便被拿進屋中。如果說,換成比沃佳諾娃更大牌一點的女神看到拿進來的只是一條舊窗簾而不是什么更豪華點的東西,可能會大發雷霆,但是沃佳諾娃只是調侃了一下,便把這塊帆布綁在腰間,創造出了一件漂亮的舞會禮服裙。

他們并不是無緣無故地稱她為“超級諾娃”的(這是沃佳諾娃很引以為傲的外號,她甚至在自己Instagram的簡介上這樣介紹自己)。在《英國電訊報》雜志拍攝的過程中,沃佳諾娃詮釋了很多角色:咯咯笑的超模、一位自豪的的母親、超級慈善家、競選者和企業家。

但事實上,超級諾娃是“一顆由于災難性爆炸而亮度大幅增加的恒星”,請原諒我所掌握的物理知識,但是我覺得這個解釋非常正確。

畢竟,沃佳諾娃出生于貧困家庭。她的家鄉是莫斯科東部250英里的諾夫哥羅德市。她的父親和養父先后拋棄了她的母親拉里薩(Larisa),只留下她母親一人照顧娜塔莉亞和她同母異父的妹妹克里斯提娜(Kristina),以及歐克薩娜(Oksana),現在她們分別23歲和31歲。歐克薩娜患有腦癱和自閉癥,她的疾病使家庭生活更加不堪重負,真是既缺錢又缺食物,日子十分艱難。沃佳諾娃之前還曾說過,因為自己瘦小受到了學校不少的欺凌,這是因為她吃得實在是太少了,她還被人罵“骯臟”。哦,要是那些曾經欺凌過她的人看見現在的她,他們一定會夾起尾巴的。

37歲的沃佳諾娃是過去20年間最成功的模特之一,她曾登上《Vogue》雜志封面70多次,和Burberry、Stella McCartney、Versace等品牌簽訂了廣告合同,她有5個孩子,其中3個孩子是和前夫生的,她的前夫是英國貴族和財產繼承人賈斯汀·波特曼(Justin Portman),另外2個孩子是和她現任伴侶安東尼·阿爾諾(Antoine Arnault)生的。阿爾諾是Berluti的CEO,也是伯納德·阿爾諾(Bernard Arnault)的兒子。伯納德·阿爾諾是法國首富,這要歸功于他擔任奢侈品集團LVMH的董事長。沃佳諾娃在慈善項目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這使她成為世界舞臺上最積極倡導婦女和兒童權利的人之一。

“我從沒有真的覺得自己是個模特”

17歲時的她有一種明快而清新的美貌,她決心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在俄羅斯,于是她搬到了巴黎。“當我小的時候,我只希望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安全感。”沃佳諾娃回憶道。當我們坐在酒店大咖啡館靠窗的座位上,準備拍攝當天的最后一張照片時,用相機聚焦我們的不僅是工作人員,還有外面聚集的一群觀眾。“我后來成功了,但是這讓我措手不及,我感覺這樣不對。我覺得整個世界都是錯的,我為什么要有這樣的過往,為什么我的童年是這樣的,我為什么要經歷這些?當時我不斷問自己。”沃佳諾娃嘗試接受成功帶來改變的同時,偶然找到一種可以利用自己名聲做好事的方法。別斯蘭大屠殺就是催化劑。她把自己的不幸轉化為一種動力。當時她與黛安·馮·芙絲汀寶(Diane von Furstenberg)聯合舉辦了一場活動,為這場悲劇的受害者籌集了26.6萬英鎊(在這場屠殺中,至少有355人被殺,其中包括186名兒童)。自那之后,她建立了Naked Heart基金會,為俄羅斯最貧窮的地方創建了195個操場。現在,她在簡歷中加入了“Elbi慈善應用程序的聯合創始人”一項,該程序旨在改變我們向慈善機構捐款的方式。她還發起了結束貧困時期的運動。“我覺得我從沒有真的覺得自己是個模特。”沃佳諾娃說著,一旁的發型師正幫她理順了幾縷碎發。“這絕對是我性格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否認這一點是很奇怪的。因為這是我成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我有能力做我想做的事情的原因。” 然而,沃佳諾娃的魅力在于,她的慈善事業因其個人品牌的時尚魅力而得到提升。在拍攝過程中,造型師的父母帶著他們兩個月大的金毛尋回犬奧森(Orson)來到片場。沃佳諾娃穿著超迷你Celine蓬松連衣裙,立刻把它高高興興地抱起來。接下來的一周,她要去倫敦參加每年一度的基金會議,為Naked Heart集資。同樣的魅力也體現在她Instagram上發布的故事中,她在閃爍的燈光下旋轉,戴著Chopard珠寶穿著Balmain金色禮服,與Fendi的短褶裙搭在一起。

推行新式慈善:捐款可換購潮牌商品

當然,在浮華和繁榮的背后,是一種極高的戰略實力。她剛剛結束了一次俄羅斯之行,在那里她努力推進一項倡議,該倡議將結束有特殊需要的兒童在需要進入一所機構時與家人完全隔絕的做法。她這么做是源于內心,不只是因為自己的妹妹:如果沃佳諾娃沒有她現在的成功,她的妹妹可能會遇到什么。

“當我成功的時候,我便拋開了成千上萬和我一樣的家庭。他們依舊深處現實中的水深火熱里。”她說。確實如此,她并沒有完全保護好她所愛的人。2015年,她在Facebook上激動地發文表示,她還在老家居住的母親被捕,后來被釋放,原因是她母親拒絕離開咖啡館,而事實上,她的母親需要照顧歐克薩娜。但咖啡館的老板說歐克薩娜把他的顧客“嚇跑了”,并威脅他們“將他們鎖在地下室,叫救護車,送他們進精神病院”。

“問題是,對于那些家中有嚴重殘疾的孩子的家庭而言,如果她或他最終要進一所機構,那我為什么還要對我的孩子投入精力?” 沃佳諾娃現在說道。“有了這項法律,你就可以,比如說在自己的遺囑中注明讓你的姐妹成為你孩子的監護人。這便給未來帶來了更多的安全性,也給那些有特殊需求的家庭成員帶來可控性,也讓某些機構不那么封閉。”

她還把自己的注意力從俄羅斯轉移到卡塔爾,3月29日,她將在那里舉辦一個大型的Love Ball慈善晚會,同時把獲利一分為二,一部分給Naked Heart基金會,一部分給該國專為殘疾人服務的Al Shafallah中心。

2018年1月,沃佳諾娃和投資者、企業家還有“時尚指引人”提蒙·阿芬斯基(Timon Afinsky)共同打造了Elbi應用程序。他們管這個應用程序叫“智能慈善”,在采訪的過程中,她輕輕地點擊了幾下手機,沃佳諾娃便向我嗖嗖地展示起最新的演示。她解釋道,Elbi是一種革命性的捐贈方式:用戶可以通過對特色事業的“小額捐贈”來換取愛心幣(LoveCoins),而用戶可以通過花愛心幣在愛心商店(LoveShop)里購買只對該應用程序特殊供貨的Dior、Supreme和Adidas品牌商品。

“我們的這個應用程序曾被人稱為美國慈善最創新性的10大應用程序之一。”她自豪地說。

37歲的她散發著青春氣息

沃佳諾娃坦言,她過著腳踏實地的生活:“我有一個辦公室,每天,我和普通人一樣,都要去那上班。” 當她在酒店的一間臥室里擺造型時,她給我們講了一個她心愛的英國短毛貓伽利略(Galileo)的故事,有一次貓尿了她一身。就像其他憤怒的貓主人一樣,只不過,她當時穿著一件Giambattista Valli舞會禮服。

37歲的沃佳諾娃看上去仍然是一個散發著青春氣息的少女,除了她眼睛周圍的灰色頭發和小細紋。她很嬌小,這種苗條主要是由于遺傳。2016年,當她生下第五個孩子羅曼(Roman)之后,不到3個星期,她便出現在Givenchy的秀場里。

她說,現在她走秀只是為了“娛樂并和朋友們保持聯系”。自從她為Naked Heart籌錢跑了幾個半馬拉松后,她現在不怎么跑步了,“只是出于健康原因,這對身體可能會很困難。”不過,取而代之的是,她會做做普拉提、瑜伽,或是偶爾去健身房跑跑步。“我在一定程度上是健康的,鍛煉對我來說不是宗教信仰。”她補充道,“對我來說,吃一頓不健康的飯,或是吃我喜歡的冰淇淋和巧克力蛋糕是健康的一部分。我試著平衡它。”

平衡也是家庭生活中的游戲,17歲的盧卡斯(Lucas)、12歲的奈娃(Neva)、11歲的維克多(Viktor)、4歲的馬克西姆(Maxim)還有2歲的羅曼讓她忙的不可開交。“其實并沒有那么難,因為我的老大已經十分獨立了。當我們在一起時,所有人都很開心,因為我們之間沒有什么競爭。大多數的時候是這樣的。”沃佳諾娃說,“最小的剛剛開始不爭寵,他們都到了可以開心共處的年齡。直到最近生活變得有點艱難——他們不太愿意分享。他們不理解為什么媽媽要外出,為什么要抱另外的孩子上床睡覺。”

奈娃還沒有繼承她母親對時尚的熱愛。“我仍然很高興她是我唯一的女兒,每天早上上學時,我都把她都打扮得像個小姑娘。不然的話,她每天只能穿著緊身褲和T恤。”

沃佳諾娃和提蒙·阿芬斯基共同打造了Elbi慈善應用程序。(圖片來源:Elbi官網)

熱愛時尚行業是受外祖母影響

自從2011年,沃佳諾娃和波特曼離婚之后(“我以為她因我而感到尷尬。” 2015年,波特曼在一篇Facebook帖子中寫道。這篇帖子后來被刪除,帖子里還詳細說了他在的一家康復診所),她很快開始和阿爾諾約會。當時這對情侶在各種各樣的拍攝和宴會上相遇。他們第一次約會是在阿爾諾的公寓里喝酒,在這里可以看到埃菲爾鐵塔。

幾個月后,她便和孩子們搬到了巴黎。馬克西姆(她很喜歡這個名字,覺得很適合長子)和羅曼先后出生。他們目前還沒有結婚。“我們偶爾會來個約會之夜。”她說,“有時候,我們會在賓館共度一宵,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沒有孩子們。睡個懶覺,真的是可愛極了。”

除了沃佳諾娃自己,她的外祖母說她最欣賞沃佳諾娃不可思議的成長軌跡。“我成長過程中從沒有讀過時尚雜志。我很幸運,有這樣棒的外祖母,即便她來自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她讓生活變得美麗。她有很多手套和圍巾,紅色的口紅,以及帽子——她依然喜歡這些。現在她還帶著那條珍珠項鏈。”她說,“她很喜歡那條項鏈,并感到自豪。她帶我去看歌劇,所以對我來說,這便是為什么我會享受這個行業。”

整個下午她都很開心,但是當最后一張照片拍完的時候,沃佳諾娃突然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狀態。“OK,我們走吧。”她喊到并邁開步,穿上牛仔褲,然后回家過周末。

(《歐洲時報》英國版與《英國電訊報》聯合專版;本文作者:Bethan Holt;本報編譯:申忻)

(編輯:夏瑩)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