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人口置換”威脅法國?讓大數據說話

發布時間: 2019-10-19 05:16:53   來源:歐時大參(歐洲時報微信公眾號) 作者:邵一平 編譯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邵一平編譯】近日,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對潛在的新一輪難民危機提出警告。他表示,歐盟國家必須團結應對,否則,進入歐洲的難民人數可能超過2015年的難民危機高峰。他還提議德國接收1/4難民,這一言論引發不小的爭議。

與此同時,在法國,一場有關移民的辯論正如火如荼展開。在總統馬克龍建議下,法國國民議會和參議院決定針對移民議題舉行辯論。10月7日,國民議會舉辦辯論,10月9日,參議院舉辦辯論。這一行動結束后,政府會出臺“工作路線”并公布相關行政決定。

法蘭西學院教授、人類學家和人口統計學家弗朗西斯·赫蘭(Fran?ois Héran)對這樣一場辯論卻持有疑慮,他認為在對待移民話題時,“運用理性和常識”的原則正在喪失。赫蘭教授不斷通過采訪、論壇、新聞發布會等活動,試圖打破人們對移民的固有成見。

法媒《星期日報》(Le Journal du Dimanche)相關報道。(圖片來源:官網截圖

馬克龍曾在9月關于移民問題的講話中提到“富人跟移民相安無事,因為他們不會遇到移民,而平民階層則不得不與移民共處”。事實真的如此嗎?法國移民都是窮人嗎?他們的教育程度又如何?來看看一些有關移民的“真實”數據。

移民占比并非如想象的那樣高

根據法國全國統計及經濟研究所(INSEE)數據,2018年法國有650萬移民,其中有240萬人獲得了法國國籍。這些移民占總人口的9.7%,這一比例在近幾年呈急劇增加趨勢。

自1921年到2018年,移民人數不及法國總人口的10%。圖中黃色線條表示移民數量變化趨勢,白色表示外國人數量變化趨勢。(圖片來源:法國全國全國統計及經濟研究所2017年-2018年臨時數據)

正如人口統計學家弗朗西斯·赫蘭于去年9月17號的國民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La commission des Affairesétrangères de l'Assemblée nationale)上所說:法國外國人居留證的發放量從2005年的19.3萬張增加到了2018年的25.3萬張(增長了31%)。這主要是由于為期一年的學生居留發放量的激增:據統計,2018年法國發放了83 000張短期學生簽證,不過和英國相比還是少多了,后者每年接待20萬至25萬名外國留學生。另一方面,隨著移民政策不斷收緊,家庭原因移民同期下降了24%。人口統計學家赫蘭認為:“沒有政府會在移民這件事上松懈”。法國政府目前對于勞務移民限制仍然很多。

和其它歐洲鄰國相比,法國移民占總人口比例處于中間位置。但這個比例往往會被高估。

在歐洲,移民所占國家總人口的比例往往會被高估。圖中黃色表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提供的真實數據比例,紅色表示社會調查中估測的移民占比,法國被灰色陰影標出。(圖片來源: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 社會與互助經濟組織)

絕大多數政客往往會認為這種對移民占比的夸大來自法國人對外來移民的敵意。然而,需要提醒的是,社會觀察中心所調查顯示:認為“法國有太多外來移民”的法國本地人十年來只占20%至25%,遠遠低于人們所想象的比例;而且此比例在近年來呈下降趨勢。

法國移民非洲人占比不足一半

法國的移民并非大多都來自馬格里布或是非洲其它國家,其實他們在法國領土上連移民人口的一半都不到,而且法國政府接收他們的標準就和接收來自葡萄牙移民一樣嚴格。

移民持高等教育文憑比率高于法國人

談到受教育程度,社會學家馬修·伊丘(Mathieu Ichou)通過調查研究表示:來到法國定居的外國人通常都是在他們本國受教育水平最高的那部分人。只有那些有經濟和文化基礎的人才會考慮移民。因此,有時候外來移民持高等教育文憑的比率要高于法國人(與此同時,移民中教育水平偏低的比例也相對較高)。

來到法國的移民受教育程度相對較高。圖中綠色表示在法國不同國家的移民中持有高等教育文憑的比率,黃色表示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移民比率,紅色為法國人持有高等教育文憑的占比。在法國,中國移民中持有高等教育文憑的比率位居第一。(圖片來源:法國全國統計與經濟研究所)

移民職場歧視現象

即使擁有較高的文化水平,移民在法國還是很難獲得與在自己國家相等的地位。根據勞工部下屬研究調查統計協調局(DARES)公布的一項研究顯示:在2010年所有持居留證的外國居民中,有半數男性和六成女性來法后所處職位要低于在本國。

這個局面也反映了外國移民在職場上被區別對待的想象,更有甚者將這一偏見制度化:現今超過5百萬的工作職位明確表示不招外國人,尤其是公務員(有時會錄用歐洲人)和國有企業崗位。這樣做的結果是:移民在不要求高等文憑的職業中比例較高,而且工作條件往往較為苛刻。因此,正如馬克龍所提的,平民階級中外來移民占了很大一部分。

移民是國家的負擔嗎?

“移民人口對于接待國家來說是負擔” 這一觀念與很多調查研究背道而馳。根據評估,移民對就業所帶來的影響時好時壞,但是影響面都限于小規模。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CDE)的一項研究為依據,經濟學家伊博萊特·達勒比斯(Hyppolite d’Albis)總結說:“無論是移民群體還是申請庇護者,對于接待國家的經濟和預算來說都不意味著負擔,反之還帶來了經濟發展機會。 ”

近日,馬克龍重新發起關于國家醫療補助(AME)的爭論,對此,在近日召開的移民研究所新聞發布會上,人口統計學家安娜貝爾·德斯格斯杜魯(Annabel Desgrées du Lo?)通過對國家醫療補助受益者的調查研究指出,“移民中,90%艾滋病患者都是在法國診斷出的”。她表示國家醫療補助的縮減會打擊預防性治療的進行,這或將導致患者病重到了必須要住院的地步后,國家反而需要補助更多資金。弗朗西斯·赫蘭表示:“法國是唯一將移民健康歸在特定預算項目的國家。”也就是說,法國并沒有比其他國家更加“慷慨”,只是歐洲其他國家的預算并沒有將外來移民的健康和本國人民特別區分開。

法國并沒有如此地“吸引”人

在接收難民方面,法國遠遠沒達到應接不暇的地步。自2015年1月到2019年6月,弗朗西斯·赫蘭指出,歐盟一共收到了大約4百萬份難民庇護申請。法國批準接收了40.7萬名難民,只占申請歐盟庇護人數的13%,反觀德國正式接收了160萬難民,包攬了40%的庇護申請總數。不過這些難民人數只占歐洲人口總數的16%。赫蘭總結道:“德國已經做到了他們力所能及的地步,法國顯然還不夠。” 所以法國并沒有法國人自己想象的那么富有吸引力。

歐洲國家接收難民的慷慨度。2014~2018年間批準接收的難民人數,單位以百萬計。瑞典接收難民的慷慨度在歐洲最高,緊接其后的是德國,紅色標出的是法國。(圖片來源:歐洲統計局)

移民潮其實在亞洲

西方國家并不是移民潮的中心。亞洲才是是世界上最早的移民中心,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從一個亞洲國家移民至另一個亞洲國家——就像非洲人一樣,就算離開了自己的國家,大多也都留在了非洲。

必須要看清的一點是,這些移民只有一小部分流向歐洲,而法國移民僅占歐洲移民總數的1/10。雖然這一數量并非微不足道,但表明法國遠遠不是移民大國。

歐洲時報微信公眾號:oushi1983

(編輯:秋貍)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3d开机号 25选7 雪缘园即时比分赔率 黑龙江时时彩 足彩 天津时时彩 辽宁11选5 山东11选5 球探比分直播球球 esport007电竞比分网 竞彩足球比分 体彩p5 新疆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pk10 北京pk10 19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