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中國市場是西班牙電影的救星嗎?

發布時間: 2019-04-06 05:08:23   來源:歐洲時報西班牙版 作者:林碧燕、沐泓 編譯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林碧燕、沐泓編譯報道】從懸疑片《海市蜃樓》《警告》,到勵志喜劇《籃球冠軍》,西班牙電影的名字近日頻繁在中國各地的電影院中出現,由西班牙電影人與中國電影人攜手制作的合拍片《自行車總動員》也將在中西兩國上映。在此背景下,中國和西班牙在電影領域的合作將迎來哪些機遇?龐大的中國電影市場對于西班牙電影來說又意味著什么?

懸疑片:《海市蜃樓》、《警告》主打“燒腦”“反轉”

近期,中國各地的電影院里出現了不少西班牙電影的身影,而這些西班牙電影以懸疑題材為主。

電影《海市蜃樓》海報。(圖片來源:電影《海市蜃樓》官方微博

《海市蜃樓》:“保羅式”懸疑再赴中國

《真理報》報道,西班牙的懸疑片和恐怖片向來口碑極好,而現在,西班牙的懸疑片《看不見的客人》《海市蜃樓》更是在中國大火,導演奧里奧爾·保羅已逐漸被中國人所知,或將成為“票房保證”。

公開資料顯示,由奧里奧爾·保羅執導的西班牙懸疑片《海市蜃樓》于3月28日在全中國上映。該片講述了1989年一個風暴將至的夜晚,小男孩尼克目睹了鄰居殺妻的全過程,被兇手發現的他在逃跑途中被車撞死。25年后,已婚婦女維拉搬進了尼克住過的房子,發現自己竟能與電視機里的尼克跨時空對話。

《海市蜃樓》在中國上映第一周,就已經獲得近900萬美元(約合801萬歐元)的票房,在全球最受歡迎的十大電影中排名第七。《阿貝賽報》的報道標題《由于在中國大熱,一部西班牙電影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十大電影之一》更是直接將此歸功于“在中國上映”。

該電影導演保羅在中國備受歡迎,電影出品公司Atresmedia Cine深知這一點,也已經看出在西班牙當地以外發展的商機。

報道稱,這部電影的制作成本為595.1萬歐元,在西班牙的票房收入卻僅為79.159萬歐元,觀眾數量為12萬余人次,然而在中國上映的頭幾天,中國的市場已經拯救了這個電影的“赤字危機”,而且首周票房6441.3萬人民幣遠超《看不見的客人》首周票房的3261.3萬人民幣。

根據這兩部懸疑片在中西兩地的票房表現,不知道保羅是否會認為,中國觀眾比西班牙觀眾更鐘愛“保羅式”懸疑,這種燒腦和反轉在中國更加“吃香”,這還得看保羅最后是否決定前往中國發展。

電影《警告》海報。(圖片來源:電影《警告》官方微博

《警告》:講述破解“數字詛咒”的故事

西班牙懸疑驚悚電影《警告》也于近日在中國發布了上映海報。該片由丹尼爾·卡尓帕索羅執導,講述了天才奧數學家約恩運用數學推理演算破解“數字詛咒”的故事。海報中,主演勞爾·阿雷瓦洛在加油站旁的便利店前隔窗遙望,緊張氣氛一觸即發。影片于3月29日開啟中國全國公映。

新華網報道,電影《警告》近日發布的“今日上映”海報延續了之前的懸疑風格,暗青的色調烘托出影片陰冷的氛圍。

海報的主體是趴在玻璃窗外遙望的男主角約恩,他的下方則是被數字“詛咒”的案發地——加油站旁的便利店。約恩的朋友正踱步離開,與下面騎車的小孩即將在便利店中相遇。畫面中的一切都是接下來所有故事的開始,海報將模糊的宿命感更加具象地為觀者呈現出來。

電影《警告》講述了加油站旁的便利店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兇殺案。某天雨夜,男主角約恩的朋友在此被襲,為了找出兇手,約恩開始收集這個地方的相關信息,并發現了“數字殺人”的命運循環。在近百年時間已經發生的四起命案中,每個死者和案發相隔年份都存在著一定數學規律,為了拯救下一位受害人,約恩決心破解“數字詛咒”。

報道稱,作為繼“現象級影片”《看不見的客人》后又一部登上內地大銀幕的懸疑佳作,《警告》在近日的超前點映活動中收獲了觀眾的一致好評。

該片獨特的平行時空敘事手法讓觀者耳目一新,更有懸疑片愛好者稱,“《警告》比《看不見的客人》更讓人急于知道真相。”影片中,天才數學家約恩為了拯救友人和下一個即將被數字“殺死”的受害者,不顧自身安危,為十年后十歲的受害者尼科留下信息。然而,命運卻依然正在將尼科推向這個被詛咒的地方。兩條故事線交錯敘事“分區”了觀者的大腦,為其開啟雙核切換的思維體驗。與一般的懸疑驚悚作品不同,電影《警告》囊括了一系列“燒腦”的設定。

除了數學元素,相較于其他作品釋放出靈異、怪誕等信息,該片則放大了抽象的命運,這種無形又無法擺脫的恐懼也使得影片更具吸引性。

《看不見的客人》曾“大火”,西班牙為何高產懸疑片?

為啥近期在中國上映的大部分西班牙電影都是懸疑片?這要從西班牙的懸疑片電影傳統說起。

北京《新京報》報道,近些年,西班牙電影出現了很多優質懸疑片,除了保羅導演的《看不見的客人》《女尸謎案》之外,還有《黑暗面》《孤堡驚情》《酒吧》《當你熟睡》《活埋》《謎一樣的雙眼》等作品。

西班牙為什么會盛產懸疑片?保羅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了對他們影響非常深的一部1996年的西班牙懸疑片《死亡論文》,“我們這一代導演在電影學院學習的時候,看到這部電影覺得懸疑片還可以這么拍,對我們之后拍懸疑片特別有啟發。”并且,懸疑片在成本投入,還有拍攝上相對來說會更容易操作一些。

而中國觀眾對西班牙懸疑片的了解,要始于2017年在華上映的電影《看不見的客人》。《國家報》報道,2017年,《看不見的客人》在中國上映,收獲約1.79億人民幣的票房成績,而且該影片在中國電影院播放時期長達四周,這對于在中國上映的外國電影來說實屬罕見。根據西班牙文化部發布的數據顯示,此票房成績已經遠遠超過在西班牙電影院上映了7周的370萬歐元票房。

光是在中國電影院的首映式上,這部大片就收獲了500萬歐元的票房佳績。而該片也一度成為在中國票房收入最高的西班牙電影。

電影《籃球冠軍》海報。(圖片來源:西班牙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

勵志片:《籃球冠軍》感動中國影迷

雖然許多中國觀眾因為《看不見的客人》首次接觸了西班牙電影,但最近幾年佳作不斷的西班牙,也產出了不少其它類型的優質影片,其中《籃球冠軍》作為一部暖心勵志喜劇尤為亮眼。

綜合北京中國青年網、新華網報道,《籃球冠軍》由真實事件改編的,是西班牙參加申請奧斯卡獎的影片。

影片的故事靈感來源于一支真實的西班牙榮譽球隊,這只籃球隊全部由殘障人士組成,連續12年獲得西班牙聯賽冠軍。傳奇的故事原型為本片奠定了強大的基礎,電影憑借2314萬美元總票房,榮登本土電影年度票房冠軍,還獲得了第六屆西班牙費羅茲獎最佳喜劇片、第33屆西班牙戈雅獎最佳影片。

電影講述了一個暴躁的籃球教練,因為酒駕被判罰指導一支智力障礙籃球隊,在嬉笑怒罵的相處中,教練在這群他輕視的球員身上,學到克服恐懼的秘訣,最終攜手努力創造奇跡。影片大膽啟用智力障礙人士真實演繹,或許是本性更為單純,他們的表演渾然天成,有助于觀眾產生強烈共情。而男主的扮演者西班牙影帝哈維爾·古鐵雷斯,也有一個患有智力障礙的兒子,所以他更能理解制作團隊的用心良苦。

報道稱,電影用一群智力障礙球員,克服身體缺陷,突破自我創造奇跡的故事,詮釋出生命本真的力量。而影片雖然聚焦邊緣群體,卻沒有一絲陰暗的基調,不是賣慘與哭訴,而是用詼諧的方式,表現出智力障礙群體笑對人生的姿態,哪怕過程中會出現偏見或者不友善,但歡樂一直貫穿始終。這樣的方式,能夠讓觀眾在感受歡樂的同時,達到治愈效果。不必過于在乎結果,享受過程才是影片所要倡導的,這樣一部治愈的正能量影片,必然符合當下社會的需求。

“電影非常棒,這些可愛的孩子演的太好了,看著他們那么快樂,給了我們鼓勵和信心。”在中國的點映中,眾多殘障人士的母親淚灑影院,他們從電影里感受到了關愛與尊重。而運動愛好者也被電影中智力障礙球員的熱血打動,“看到電影里智力障礙的球員為了籃球努力而快樂,真的非常感動。”

另外,影片超反轉的結局也為觀眾帶來了極大驚喜,有觀眾稱贊道:“結局完全意想不到,把整部電影的格調都升華了。”

合拍片:中西電影用自行車找到交集

除了將影片引入中國外,來自西班牙的電影人還與中國電影人攜手,制作了合拍片《自行車總動員》。

《國家報》報道,今年2月,西班牙知名動畫電影導演馬努埃爾·加西亞(Manuel J.Garcia)曾對媒體表示,《自行車總動員》(Bikes The Movie)將于4月份于西班牙公映,在這之后將在中國上映,這是一次中西電影合作的壯舉,此前從未有過西班牙電影有過如此出眾的成績。

西班牙外交及合作部網站報道,《自行車總動員》是第一部中西官方合拍片,是2014年中西簽署雙邊合拍片協議的成果。報道稱,《自行車總動員》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在一個百年小鎮上,居民全都是快樂的單車,鎮上跑得最快的斯皮迪(Speedy)多年來始終堅持夢想,想通過一切方式證明單車的力量。直到某一天,他兒時的伙伴洛克(Rock)帶著燃油馬達回來,想為單車們都裝上馬達。然而,貪婪的商人和奸詐的律師意識到這個發財的好機會,便借機勾結洛克,以為單車換馬達為名開采礦產,而這將導致小鎮遭遇災難。就在此時,鎮里所有的居民都期待“最快單車”斯皮迪振作起來,做點什么。于是,一場單車與燃油馬達的較量開始了……

《自行車總動員》電影導演加西亞來自西班牙名城瓦倫西亞,是一名擁有超過30年經驗的知名導演。加西亞說:“因為多年的工作經歷讓我愛上動畫片,我也是《賽車總動員》導演約翰·拉薩特(John Lasseter)的忠實粉絲,懷著這股‘熱愛’,我在2011年萌生了以‘自行車’為題材的動畫電影。現在,《自行車總動員》誕生了,我希望這部電影帶來歡樂的同時,也能夠向世界傳遞一個信號,那就是和睦相處、和平自由、熱愛自然以及與環境污染做斗爭。自行車是中國多年來的象征,它應該幫助中國民眾享受到藍色的天空,讓世界其它國家看到中國與環境污染的斗爭以及這個亞洲巨人在環保領域的積極作為。”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對中國伙伴的回報,動畫中的一個角色被設定為一位名為“陳先生”的睿智老人,成為影片多元文化的亮點。“這些細節非常豐富,中國方面的制片人非常愿意敞開懷抱開放市場,用他們獨特的文化與其它國家的影視從業者合作。”加西亞說。

中國市場對西班牙電影意味著什么?

2018年,中國全國電影總票房為609.7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06%。這樣巨大的市場對于西班牙電影來說意味著什么?

《真理報》報道,上文提到的西班牙導演保羅在推動西班牙電影走向世界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而他這兩部電影在中國取得的成功,恰也讓人不由將焦點放到中國這個人口龐大的市場上面。實際上,中國市場是全球所有的電影行業(以好萊塢為首)都想去占領的市場。

《阿貝賽報》報道,為了宣傳《海市蜃樓》,保羅從去年4月17日開始就著手在中國的推廣工作,跑了包括北京在內的9個中國城市,參與了48場試映活動。現在,影片在中國大賣。對此,保羅在接受埃菲通訊社采訪時表示,“我們開始得超級好,除了說我現在非常高興外,我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什么了。”

保羅曾向《真理報》透露,他在中國贏得了一定的知名度,有許多人邀請他到中國拍戲。不過,保羅表示,自己暫時并不具備制作一個完整中國項目的能力,但他已經與中國方面的相關人員建立聯系,以后或有中西合作的機會。

對于中國電影市場之于西班牙電影的意義,西班牙《阿貝賽報》網站曾發表題為《中國是西班牙電影業救星嗎?》的文章,分析人口眾多的中國如何幫西班牙電影業實現增長。

文章稱,數據最能說明問題。在《看不見的客人》之前,中國市場的大門對西班牙電影幾乎是完全關閉的,只有《挑戰者聯盟》《傻瓜特工大冒險》等屈指可數的幾部動畫影片登陸過中國市場。

由胡安·何塞·坎帕內拉執導的《挑戰者聯盟》算是在中國成績最好的西班牙影片了,得以在2000塊銀幕上映此后,《看不見的客人》將該紀錄大幅提升。在中國上映的第一個周末,《看不見的客人》占據了7000塊銀幕,并在同檔期影片中獲得票房第二的好成績,僅落后于美國大片《猩球崛起3:終極之戰》。

西班牙導演奧里奧爾·保羅在中國武漢參加電影《海市蜃樓》路演。(圖片來源:電影《海市蜃樓》官方微博

中國電影登陸西班牙 圣塞巴斯蒂安電影節成重要舞臺

在西班牙電影不斷進入中國的同時,中國的電影、電影人也愈發被西班牙觀眾所熟知。

中新社報道,早在2016年,中國導演賈樟柯就已出任過第64屆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委。同時,作為唯一入圍主競賽單元的華語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也在這屆電影節向“金貝殼獎”發起沖擊。

新華社報道,最終,由丹麥導演比爾·奧古斯特領銜、賈樟柯參與的評審團將最高獎金貝殼獎授予《我不是潘金蓮》。賈樟柯導演的短片《營生》也入選了這屆電影節當代藝術單元。

2015年,賈樟柯導演的電影《山河故人》在圣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獲得公眾大獎。

其實,不僅是在西班牙,中國電影在全歐洲范圍內的影響力也在逐年增加。

今年2月,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研究院在北京召開發布會,北京師范大學資深教授、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研究院院長黃會林在會上公布《2018年度中國電影歐洲地區傳播調研報告》研究成果。

黃會林表示,第八屆“中國電影國際傳播”調研工作選取歐洲地區受訪者作為樣本進行問卷調研,主要針對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波蘭、西班牙等國。

調研成果顯示,中國電影在歐洲地區的傳播態勢較為可觀。但與此同時,不同國家的受訪者觀看中國電影的平均頻率不盡相同。例如,相對于歐洲大陸國家而言,英國受訪者觀看中國電影頻率較低。中國電影在歐洲的傳播還存在著較大的發展空間。

與此同時,中國電影對歐洲觀眾認知中國文化存在正向影響。受訪者對中國電影的評價和觀念認同越高、對于中國文化的認知程度越好。中國電影作為中國文化的載體,為歐洲觀眾提供和展示豐富多彩的中國文化。中國電影在文化交流和國際傳播中的作用和意義可見一斑。

(編輯:秋憶)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