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華僑華人清明祭掃:棠梨花映白楊樹,盡是死生別離處

發布時間: 2019-04-04 08:23:03   來源:中新網 瀏覽次數: 評論:0

又是一年清明時。無論身處何方,對先人的感懷、對故土的思念之情,一直深深流淌在華人的血液里,永葆不變。海內外許多華僑華人,都踏上了祭掃之路。踐行傳統習俗,是一種對逝者的情感寄托與釋放,也是一種生者對過去,對未來的感懷與展望。在這些習俗背后,歷史曾寫下了哪些動人的故事?

4月3日,南僑機工公祭儀式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廣東義山南僑機工紀念碑舉行。(圖片來源:中新社)

“海外歸來志未酬,風塵仆仆群山頭”

——捐軀赴國難僑工赤子情

中新網報道,每年清明節當天,中緬邊境的特色小鎮,都會迎來數十位南洋華僑機工的后人,他們和當地民眾一起,在南洋華僑機工歸國抗日紀念碑前,緬懷前輩為中國抗日戰爭做出的貢獻。

今年恰逢南僑機工回國抗戰80周年。1939年,在陳嘉庚先生號召下,先后有逾3000位南僑機工返回中國效力,在滇緬公路上搶運抗日戰爭軍需,保障了“抗戰生命線”的暢通,他們中不少人亦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海外歸來志未酬,風塵仆仆群山頭。輪盤日夜無停息,不復山河誓不休!”這是南僑機工倪鴻聲曾寫下的詩句。

回國參與抗日救亡的南僑機工損失慘重,近半數人失蹤或殞命。滇緬公路至今還留存著“二十四道拐”石標等抗戰歷史印記,在昆明、畹町等地,都設有南僑機工抗日紀念碑,銘刻的碑文分別是“赤子功勛”和“華之魂、僑之光”。這些文字是對南僑機工的最好寫照。

為了紀念南僑機工的光輝事跡,2017年,南洋僑工的后人曾徒步滇緬公路中國境內段最后一公里,這一公里穿越了數十年。

“這條路上留下了先輩們的英魂與淚水。”南僑機工后代何方說,“我父親叫黃杰滿,是1939年8月14日第九批從新加坡登船回國抗戰。”

當時,何方一邊走,一邊緬懷著父親。“這條路的盡頭就是南僑機工紀念碑、紀念館。”何方說,父親的名字、事跡都被刻在了石碑上,這是她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觸摸父親。

4月3日,由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主辦的南僑機工公祭儀式在馬來西亞“雪蘭莪華僑機工回國抗戰紀念碑”前隆重舉行。

正如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白天在公祭儀式上所說,“南僑機工豐功偉績、家國情懷和民族精神為中國人民與馬來西亞人民共同銘記,今天在這里紀念南僑機工,緬懷過去、銘記歷史,正是為了珍惜和平,開辟美好未來。”

“今朝祭拜了心愿,歷盡滄桑友誼珍”

——他鄉灑熱血華工不了情

每年清明,同樣會舉行公祭活動紀念華人先烈的,還有法國諾萊特華工墓園。諾萊特華工墓園坐落于法國北部索姆省濱海努瓦耶勒市,是歐洲最大的華工公墓,那里安葬了800多名參與一戰犧牲的華工。

圖為在諾萊特華工墓園內舉行的華工祭奠儀式。(圖片來源:歐洲時報)

100年前,14萬余名中國勞工為了生計,背井離鄉,前往戰爭肆虐的歐洲。他們冒著炮火、疾病的威脅,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從事繁重的工作。2萬多人最終失去生命,埋骨他鄉。作為第一批定居法國的華人,他們和他們的后代是中法關系的最早參與者,一戰華工的歷史已經成為中法共同的記憶。

曾經,對于一戰華工后裔程玲來說,屬于她與華工爺爺畢粹德的唯一聯系,只有一枚褪色的銅質勛章。“我從來沒有見過爺爺,他走的時候,我的父親才幾個月大。”

“我經常讓父親講爺爺的故事,可他知道的也不多。多少年以來,這枚勛章是我們家人思念的唯一寄托。雖知爺爺早已命喪歐洲,下落蓋不知曉。”2007年的清明節,她曾在山東當地的報紙上發文,表露了家族尋找爺爺下落的心愿,文中寫道“爺爺,我該怎樣祭奠遠在法國的您?”

機緣巧合之間,法國華僑和留法華工后裔張捷哈了解到程玲的故事,并對她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以三代軍人的名義,給前法國總理拉法蘭及法國退伍軍人部寫信,最終促成了程玲一家的法國之行。

2008年,幾經輾轉,程玲和丈夫、女兒終于找到了畢粹德長眠于法國索姆省博朗古村的華工墓地。擺上家鄉的煙酒、點心、冬棗、高粱飴、芝麻餅,燒紙、點香、磕頭,口中不斷默念——程玲一家用家鄉最傳統的方式,告慰從未謀面的爺爺。

“今朝祭拜了心愿,歷盡滄桑友誼珍。喜淚飛流同振奮,中華崛起發豪吟。”法國歐華歷史學會華僑的這首詩,不僅是對程玲一家經歷的真實寫照,也是對埋骨他鄉的一戰華工的最好告慰。

“枕木脊梁眠他鄉,道釘訴盡華工艱”

——荒山埋忠骨犧牲獲認可

與一戰華工一樣埋骨他鄉的,還有太平洋鐵路華工。

1865年,近12000名華工遠赴重洋到美國,參與了美國世紀工程中央太平洋鐵路的建設,幫助美國完成了歷史的跨越。

施工期間,華工傷亡慘重,有史學家稱,這條鐵路“每一塊枕木下都埋著一具華人的尸骨”。

在內華達莫哈維大沙漠有座“孤山”,十多年前,一個名叫拉里·德·利維(LarrydeLeeuw)的白人老人,在孤山腳下的墓園外發現了一塊雜草叢生的荒地,這塊荒地下面竟埋藏著華工的尸骨。

拉里對中國人和中國文化很感興趣,不忍心看著鐵路華工如此冷寂地長眠在荒野中,覺得應該為這些客死異鄉的中國人做些什么。于是,他征得當地政府同意,自愿請來工人,清理了荒草和瓦礫,在四周圍起柵欄,并且在入口處樹立了一個簡單的標牌,上寫“中國人墓園”,變成了孤山華人墓地的守墓人。

了解到中國人祭祀祖先時有燒紙錢的習俗,拉里便在每座無名墓前,用石磚砌成了燒紙的爐臺。自從得知清明節這一天是中國人用來祭拜祖先的日子之后,每逢清明節,拉里都會去墓地打掃,用自己理解的方式祭拜那里的亡靈。拉里會放鞭炮,為亡者燒紙、燃香,并誓言終生守護。

2019年是橫貫北美大陸的太平洋鐵路竣工150周年。如今,華工當年的犧牲終獲認可,清明時節,讓我們共同緬懷美國鐵路華工,因為不忘過去,才能更好地走向未來。

“棠梨花映白楊樹,盡是死生別離處”

——一年復一年東南燕春歸

每年清明,印尼首都雅加達機場飛中國航班的旅客,都會相對較多。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回家祭祖掃墓的。

對于僑居印尼的中國人來說,清明節回鄉掃墓,是每年必須要做的事情。上三牲、糕點、水果等供品,擺上一束鮮花,焚香、敬茶、跪拜,燒金銀紙錢,這些第二、第三、第四代華人,用中華民族傳統的方式,表達對祖先最深情的追思。

福建福清人林帆,雖然已舉家在印尼生活了20多年,但每年的清明節,不管生意有多忙,他是必定要回老家掃墓的。“清明節祭祖掃墓是不能少的。”林帆說。

回家祭祖的習俗,對旅居泰國的華人來說,也是一樣的。

年近90的謝王楚霞老太太旅居泰國多年,老家在廣東汕頭,每年農歷9月15日,其家族均會舉行謝氏大型祭祖活動。

謝氏的在泰族人非常重視祭祖活動。每年7、8月份,在泰的謝氏族人不用召集、就會自動到家族會報名返鄉,然后召開會議討論返鄉細節,從1991年起,年年如此,從未間斷。

謝王楚霞老太太曾稱:“我已經回鄉62次了。”平均每年3次從泰國回到汕頭,對于年輕人來說都很辛苦,而老人卻甘之如飴。

歲月流轉,滄海桑田。無論走多遠,華僑華人的根始終與這塊父母輩所生所長的土地相依相偎。通過祭祖尋根、緬懷先輩,華僑華人再次沉浸在濃厚的中華傳統文化的氛圍當中,完成其“華人”身份的回歸和文化的傳承。“逝者長已矣,生者如斯夫”。

(編輯:秋憶)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