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學偉論道】中美貿易談判還有幾分成算?

發布時間: 2019-05-16 10:29:25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劉學偉 瀏覽次數: 評論:0

大家都知道,過去一周,中美貿易談判出現了驚濤駭浪,本來大家都預測只剩最后一公里需要征服的長征突然之間就被特朗普的幾篇推特擊退了不知多少,或者說幾百公里吧。

現在雙方已經重新開始互相加征關稅,就是說,去年12月初習近平和特朗普達成的暫停協議完全作廢,貿易戰進入了3.0版行程。

不過局面至少到今天還沒有完全失控。因為美國從13號開始加征的關稅以貨船離岸之日算起,到達美國還在兩三周之后。中國的反擊也是訂在6月1號,算過去也是有兩三周的空擋。中國的官媒表態是“要談大門敞開,要打隨時奉陪”。美方也表態談判馬上還要繼續進行。

出事情的原因是據說中方在許多已經承諾的條款上有所退縮。具體內容則各種報道不一,這里毋庸贅述。但個人以為,這些分歧好像都還可以商量。比如關于“尊嚴對等的文本”,這樣的文字抹平工作難道都會無法達成妥協嗎?關于是否停征關稅也一樣。如果不能全部馬上停,那么“各自大體對等,分期分批停”也不是不可以考慮。只是不能“我必須停征你要繼續征”,或者“你不滿意就可以重新開征,而我方不得報復。”這樣就是喪權辱國,絕對不可接受了。

最新消息說,美方財政部長姆努欽很快就又會來北京繼續商談。能直接妥協最好,不能就只好一切都留給兩位領袖了。這樣當然不是最好,因為那樣就沒有緩沖的余地,再談崩就無可挽回了。

這次中方的確可能在某些談判中應承過的條件上有所退縮。但這最多能算是瑕疵。既稱草案,當然就還可以修改。比如去年6月,中美雙方似乎已經在北京把一切都已談好,但回到美國,特朗普不滿意,不是立馬把草案撕毀嗎?這次中方還沒有走那么遠吧?

至于中方出現一定退縮的原因還真不好猜。但沒有料到特朗普反應這么大則是肯定的。不打不成交。經過11個回合,萊特希澤與姆努欽和劉鶴估計都成朋友了。希望習近平和特朗普也有成互知交易底線和處事風格的朋友的那一天。

個人以為,中美貿易如此嚴重失衡,美方的基本關切顯然也有道理。但特朗普的做派實在是太過的蠻橫霸道,說是霸凌絕無夸張。中方的委曲求全也是世有共睹。但一些事關乎國家尊嚴,無法妥協,也是顯然。畢竟現在已不是僅靠武力就可以壓服的19世紀殖民時代,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并不是好捏的軟柿子。須知連朝鮮、伊朗甚至塔利班都不可以予取予奪。說句實話,美國現在想要徹底收拾中國,已經為時過晚。中國早已是一個100倍的“大到不能倒”的實體。

下面想來解析一下,個人以為,這個協議必須力爭在不損尊嚴的前提下達成的主要理由。因為這個協議達成與否,很可能會成為,中國能夠自愿相對和平崛起,或被迫相對強力崛起的分水嶺。

做個不太貼切的比喻,如果你想并購一家大公司的股份,有兩種方式,一種叫做“善意”,一種叫做“惡意”。前一種是雙方你情我愿,后一種則是不管你樂不樂意的強行收購,。

完全的和平崛起,就是到處都有善意。這在現實中當然難以完全做到,但應當努力去做。比如,這次如果經過努力,哪怕委曲求全,與美方達成協議,中國的繼續崛起,就顯然會有更多的善意。如果談判徹底破裂,那中國的繼續崛起,顯然會被對方認為有更多的惡意。

已經談過很多次的“修昔底德陷阱”,現在越來越看明白是繞不過去的。但中國現在顯然還有從更邊緣相對善意地通過還是從中間強行通過的選擇。這次的中美貿易談判就是現在面臨的選擇。今后類似的選擇一定還有多次。這次完全可能不是最艱難的一次。

選擇前一條路,就是繼續以往的,睿智的鄧小平先生主持制定的,與西方充分交往的路線,也必是阻力最小的A路線。選擇后一條路,那就有一些像回到改革開放以前的更多依賴自力更生,更多地依賴第三世界的路線。這條路線走過去必會更加艱難和緩慢,因為西方的力量必會大幅減少可借用性,有太多的路徑必須重新摸索,只能是迫不得已的B路線。

仔細想想,是不是主要、優先與先進的西方打交道,還是比主要、優先與更落后的非西方打交道有更多的、更可預期的利益?這是不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能取得巨大進步的,僅次于國內開放民營經濟的最大訣竅?

現在再說另一個事。自1993年美國學者亨廷頓提出“文明沖突論”一來,這個理論在世上廣泛傳播,但并未成為西方的主流基礎政治理論。

自特朗普競選總統以來,在他的前智囊兼國師班農為首的一批人的鼓動下,這個理論有個更廣泛的發展與傳播,儼然慢慢地變成了美國的主流意識形態。以前在美國各界頗有勢力的“擁抱熊貓(Hug panda)”派已經近乎完全失勢。

美國對中國的忌憚已經在全面傳播。比如,在美國科技界工作的中國人已經廣泛地受到騷擾監視,日漸成為不受信任的另類。連中國留美的大學生都開始廣泛受到冷遇。中國赴美的投資去年銳減80%以上。美國在臺灣問題上挑戰中國的底線已經變得非常頻繁。如此等等,變化已經遠超貿易界。大家絕不可以對這個大變局掉以輕心。

4月29日,在一個由美國智庫新美國和亞利桑那大學共同舉辦的美國未來安全論壇中,身為黑人女性的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奇諾·斯金納(Kiron Skinner)表示,“中國與美國的競爭,不僅局限于雙方的國家利益,也存在于不同的文明和意識形態等更為廣泛的領域。”她居然把以前的美蘇冷戰稱之為“西方文明的內戰”,(這樣說來,一戰二戰都是西方文明的內戰。)而與中國的爭執則是更高一級的“文明外戰”。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比修昔底德陷阱還要大的陷阱,筆者懇切地希望中國當局保持萬分的警惕,不要陷進這樣的話語對抗體系,因為它會讓整體的西方乃至加上俄國更加容易地凝聚到一起來遏制中國或與中國對峙。

現在回到具體的今次中美貿易戰。本人認為,特朗普對完全執行與中國徹底割裂的班農路線還顯有距離。別看他在戰術層面那么狠,在戰略層面,他其實還是一個中國可能與之妥協的對象。請大家注意,特朗普和中國打貿易戰,畢竟還是就貿易談貿易,他可從來沒有提出過意識形態的條件。比如對把谷歌、推特、臉書擋在外面的中國的網絡審查,美方就一直沒有提起過磋商。他們反復堅持的要中國做的“體制性改革”,也完全局限在經濟層面。

這次翻臉之后,特朗普的表態也還是留有余地,說是“那么好的協議如果達不成對中國損失很大,很可惜。”他還說,“6月我將與習主席見面,有95%的幾率能把事情搞定。”

周二,關于中美貿易戰,特朗普又發表了很多和緩的言論。諸如:“我們目前跟中國有點小爭吵。”“我和習主席的關系非常棒。…但是他是為了中國,我是為了美國,就這么簡單。”中美的股市嘛,那就隨著特朗普的情緒和中國的表態,隨時波瀾起伏,大漲大跌。

現在來回答本文題目的問題。根據當下掌握的情況,本人判斷,大概有七到八成的幾率,雙方能夠達成妥協。對中國而言,現在就全面攤牌,實在為時太早,風險過大。對特朗普而言,那樣對他的很快就要面臨的競選連任之路,也有太大風險。而美國即使全力以赴,不惜承受重大損失,能否把中國壓塌,他也并無把握,因而也并沒有打算去做。

(本文作者:法國歷史學博士 劉學偉)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秋憶)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