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學偉論道】中美貿易談判,峰回路轉?

發布時間: 2019-10-14 04:57:10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劉學偉 瀏覽次數: 評論:0

大家都知道,中美之間的第13輪貿易談判,取得了出乎輿論界多數預料的積極成果。特朗普的說法是:已經達成“重大的第一階段協議”。這里簡單概括一下:中國在四個方面做出讓步承諾:購買400-500億美元農產品。在金融服務領域準許外資全資進入。管控匯率(細節不詳)。管控強迫技術轉讓(細節也不詳)。特朗普的讓步似乎有兩項:取消原定10月15號開征的2500億產品25%關稅增加到30%。放棄一次性談一個大的全面協議的計劃,改為先談一個“第一階段協議”。更復雜的結構性問題,都放到了第二甚至第三階段。分階段談,先易后難,是中國的一貫要求。一次性談好那么復雜的題目,難度顯然太高。

華盛頓時間10月10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開始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圖片來源:新華社)

特朗普說,談判氣氛“溫暖”,甚至用到“愛情盛宴”(love fest)這樣感性的詞。他說還需要3-5周來敲定文本。為此,美國人將很快去中國進行第14論談判。他預計,這個第一階段的協議,在11月中旬阿根廷Apec峰會上可以正式簽約。而在那之后,會馬上開始第二階段談判。

在與劉鶴的白宮會面后,他有一個記者會,其間他對這次談判的成果評價之樂觀與篤定,實在超出普遍的預期。據法廣報道:“特朗普興高采烈地說,我們已十分接近貿易戰的終結。”

這里要補充說明,上引大部分細節,基本都是特朗普自己在說,包括那個400-500億的農業采購允諾,包括近期的具體日程安排,都還沒有得到中方的確認。

概況說完,開始評論。第一個視角是:上段日程,直到Apec會簽約,會不會還有反復?

筆者預估,經歷一年半以來的反復折沖,中美雙方應當是都已經摸清對方的底線和談判風格。特朗普的漫天要價,中國的就地還錢,包括客人走出店鋪再回來,店家把客人攆出去再叫回來,都已經表演過多次。這個第13和第14論的談判,雙方應當都有了更多的誠意。本人對特朗普描述的近期前景,持謹慎樂觀態度。

第二點要評估的是,這第13論談判,哪一方的收獲更大。筆者這回想說是美國。特朗普甚至說,現在這個已經談好的原則協議,比在五月份卡殼那個,內容更多。中國答應的是巨額的真金白銀農業采購,數量之大,占到美國農產品總額的三分之一。特朗普呼吁美國農民放心大膽,“買更大塊的土地,買更大型的拖拉機。”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中國這項讓步,足可為特朗普換取農業地區的大筆選票。特朗普的確完全可能再次因這些選票而當選連任。金融領域全面開放,應當是中國已經做好了準備,希望不會造成風險。其余方面沒有細節,暫不評估。

而美國方面付出的代價,僅是不再加征那憑空制造出來的25%→30%的關稅威脅。連已經宣布12月份要加征的另一筆關稅是否也停征,尚且沒有說法。當然到11月份簽約時,這筆預期很快加征的關稅99%會被取消。但那豈不又是留給特朗普的談判籌碼?筆者有些擔心,中國還得做出多少讓步,才能讓特朗普平地壘起來的那么高的關稅壁壘全部取消。須知,容易的妥協今次已經全部達成,剩下的就都是難啃的骨頭了。如果無法做出讓特朗普滿意的更加巨大的妥協,整個貿易談判會不會前功盡棄?

那么在這個5%的新增關稅免除之外,中國還得到什么呢?個人以為,最大的收獲是遏制住了中美貿易戰敵對態勢繼續升高的勢頭。如果中方能夠繼續恰當應對,筆者預估,接下去的談判路徑,就可能不再那么劍拔弩張。當然本人絕不會認為以后就會是坦途,那些結構性談判必會是更大的挑戰。

但隨著美國選舉日期的臨近,或者彈劾事態的繼續發展,或者經濟下行壓力的繼續加大,特朗普會越來越需要與中國達成妥協。特朗普的蠻橫姿態,估計很可能要到他真的連任成功以后,才可能再拿出來。在這之前,他很可能變得好說話一些了。比如這一次,在白宮中與劉鶴見面時,他手拿習近平的信,居然五次說到“非常感謝”。他說,他對再一次談判的成果,感到“非常開心”(verry happy)。筆者非常期待,這種和睦的氣氛,能夠維持得盡可能長久。但同時又非常質疑能否做到這點。

還要補充一個邏輯判斷。特朗普明知大批的結構性問題還遠未談妥,也明知中國在這些問題上極難讓步,那他憑什么斷言“中美貿易戰已經接近尾聲”?一個符合邏輯的推理是,他對那些結構性談判取得根本性成果已經基本不抱期望,是已經準備好能收獲多少算多少了。如果真是如此,既然已經沒有更多的重大利益需要付出,那中國這次就可以算是贏了。

前任重慶市長黃奇帆先生分析中美貿易戰,提出一個“要錢”還是“要命”的概念。說“美國人是想要中國的命,不是送點小錢就可以化解的”。本人對此還真有點不同看法。筆者認為,美國人還真分為“要錢”和“要命”兩派。“要錢派”是在全力打壓中國,但并沒有想不惜一切代價把中國打死。首先因為打死了就無錢可要。然后是如果全力以赴,犧牲慘重還打不死,那也是可能讓漁翁得利的。特朗普心底想的是“首先”還是“然后”,本人并不清楚,但他屬于“要錢派”則殆無疑義。比如他還在拼命地為美國企業爭取更好的準入條件,他還想和中國大做買賣。包括這次他又說歡迎中國留學生,并對香港情勢采取不干預態度。

而以班農為代表的“要命派”主張的是不惜一切代價,與中國全面脫鉤,把中國盡快地趕出西方人尚在主導的國際經濟秩序,最后的目標當然是希望中國的政體垮掉或至少是再也無力挑戰美國。如果這條路線真的得勢,費那么大的勁去談什么市場準入、公平貿易、保護知識產權等顯然都屬多余,只需要尋找一切借口,不停地切割切割切割就可以呀。頂多為了緩沖,把這個切割過程拉得長一些即可。還有就是,新的路線,新的總統應該會充分使用意識形態工具,會聯合盡可能多的西方國家,全力一致來攻擊中國。因為中國這塊骨頭已經太大。全力以赴還難說能不能啃下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四面出擊。

筆者覺得,特朗普并不像某些人覺得的那么蠢。在戰略上,他似乎看清了“要命派”并不能成功,所以他只做“要錢派”。在戰役操作上,他真的是把美國今天有限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僅僅是用一連串憑空做出來的籌碼,用他那一套早已公之于眾的“交易的藝術”,真的就要換到中國數十年沒有做出的讓步。而且他是在保持國內持續到至少今天的經濟榮景,在日趨激烈的黨爭和彈劾壓力之下,在向國外四面出擊的情勢下做到的。

至于他的戰術打法,初看好似雜亂無章,毫無規矩。但是他的目標卻是非常清晰,就是不惜用一切可能的(哪怕是齷齪的)手段,逼迫中國做出最大的讓步。用一句中國的俗話,就是有點像“亂拳打死老師傅”。筆者以為,至少對中國而言,他是個勁敵,也是個可以談的對手。因為他畢竟不想要中國的命。個人覺得,中國在農業議題上的巨大讓步,可能也正是認可了這一點之后的政策表達:特朗普的(唯利是圖的)美國很可能比民主黨主導的(充滿意識形態話語的)美國還更好打交道。

說句實話,在今天的美國,“要命派”的確并不占主導地位,但影響力也實在不容小覷。不讓這一派得勢,是中國外交的一項非常重要的核心原則。因此,必要的妥協也是必須的。這次是否做得稍微有些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核心利益不受損的前提下,把貿易戰的勢頭降下來,爭取把和平發展的窗口期再撐開十年八年,以后的事情就會好辦許多。

最后想說的是一句老生常談:“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比什么都重要。” 因為一切外交舉措都是內政的延伸,都必須以國內的情勢為基礎,為目的。中國這幾十年的飛速發展,已經創造了曠世未有的奇跡,但自然迄今還留有許多短板未能補齊。比如公共醫療體系的完善,比如老少邊窮地區的發展,比如核心價值觀的建設,比如協商民主的制度化。美國人張口閉口說他們是世界民主的燈塔,是舉世仰望的山巔之城。如果有一天,中國能把自己建成這樣一座屹立東方的山巔之城,為世界,尤其是為非西方世界,提供一個比西方模式更可行的樣板,回頭再看今天中國面臨的貿易戰,筆者想,或許就可以用唐人劉禹錫的著名詩句,“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來形容了吧。

(本文作者:法國歷史學博士 劉學偉)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李璟桐)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百度福利彩票走势图 安徽时时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 3d试机号 新疆35选7 云南11选5 竞彩比分计算 雪缘园棒球比分 188即时足球比分 中国足彩网即时指数 快乐扑克 福建31选7 北京十一选五 北单比分过滤软件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 福建快3